科技巨头会形成垄断,如果把科技巨头进行分拆,会怎样呢?

几天前,《华尔街日报》发表了一篇文章,标题是《谁能让科技巨头停步?》,写这篇文章的作者在今年 4 月份在《纽约时报》也发表过写一篇名为《是时候分拆谷歌了吗?》的文章。这两篇文章都出自 Jonathan Taplin,他是南加州大学创新实验室(Annenberg Innovation Lab)的名誉主任。

第一篇文章有些怪异,因为文章呼吁政府采取行动,但是理由并不充分。Jonathan Taplin给出这样的论断:“在广泛的范围内,Facebook、谷歌、亚马逊的确妨碍了创新,这点不可否认。”他认为:“无拘无束的巨头伤害了隐私与民主,我们不能继续假装不知道。”

Taplin要求分拆这些大型科技企业,不过我认为他给出的证据力度不够。在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文章中,Taplin列出了许多问题和担忧,有一点是他特别强调的。

“这些科技巨头以惊人的速度爬升,远没有停止的迹象。未来最大的问题在于:这些企业不断扩大控制版图会对其它业务、劳动力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?”

“在过去10年里,谷歌、Facebook、亚马逊对创意经济的绝大部分造成破坏,这些创意经济包含记者、音乐人、作家、电影制作人。未来10年,科技巨头会利用自己在AI技术上获得的垄断优势进一步扩张,颠覆服务经济,包括交通运输、医疗、零售行业。结果会怎样呢?”

“我可以举一个例子,高盛最近报告说,无人驾驶汽车(这种技术谷歌和苹果都在开发)到来之后,在未来2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,每年都会有30万个职位终结。AI将会引发失业潮,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?”

问题在于大型科技公司会导致许多技术员工失业,我的理解正确吗?正因如此,我们应该对大型科技企业进行调控,或者分拆,这样才能改变趋势,除非你的目标是让科技进步减速?等等,这真的是目标吗?

不论怎样,由于科技巨头覆盖范围广,规模庞大,它们已经在“很大范围上”限制了创新。 Taplin认为干预(按他的逻辑)可以刺激创新,这样一来不是会有更多人失业吗?

《经济学人》最近在文章中说:“即使将谷歌这样的企业一分为五,网络效应也会让它重新崛起:到了一定的时候,当中一家会再次统治市场。”

当然,所有这些假定都认为机器人会大量掠夺工作机会。《经济学人》是这样说的:

“谷歌顶尖经济学家Hal Varian曾在《金融时报》写过一篇专栏,他认为科技巨头不像老式的强盗贵族垄断者。相反,它们一直追求的是‘破坏’,不断创新,将新产品和新服务带给消费者和小企业……”

“不久之前,MySpace还是最大、最有影响力的社交网站。《财富》杂志曾说雅虎赢得了搜索引擎大战。”

“在顶级科技公司内部,创始人、高管们几乎不会认为自己的业务高枕无忧。智能机器人会不会威胁谷歌的核心业务搜索呢?”

“采取手段想让经济更有竞争力,比如修改职业注册法律、放宽专利与版权保护政策、对税收与监管规定进行调整,这些措施会让创业公司受益,但是现有大型科技企业受益更多。”

资讯来源:http://36kr.com/p/5085115.html

评论
尚未登录,登录后评论

全部评论

目前还没有评论
主办单位: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       国信世纪人才服务(北京)有限公司
咨询邮箱:daxuechuangke@lanqiao.org   备案号:京ICP备11024192号